1

无人零售:从资本宠儿到一地鸡毛

文:范文茜ID:BMR20042017年,在亚马逊、阿里巴巴等巨头的带动下,无人零售领域一时风头无两,无人零售、无人便利店等项目获得资本疯狂追捧,有投资人形容当时的热度“好的项目很难拿到份额,基本都靠抢的,甚至没有做过尽调就打款了”。

无人零售:从资本宠儿到一地鸡毛

无人零售是伪命题,但零售“无人化”是大势所趋。

文:范文茜

ID:BMR2004

2017年,在亚马逊、阿里巴巴等巨头的带动下,无人零售领域一时风头无两,无人零售、无人便利店等项目获得资本疯狂追捧,有投资人形容当时的热度“好的项目很难拿到份额,基本都靠抢的,甚至没有做过尽调就打款了”。大潮下,京东、苏宁等也纷纷入局。

两年间,风口早已过去,彼时的明星公司如今境况如何?《商学院》记者近期走访了广州多家无人便利店,发现缤果盒子、神奇屋等都已悄然地“销声匿迹”,而仍然存活下来的F5未来商店、EasyGo等人气惨淡,门店增长的数量几乎停滞。

缤果盒子相关负责人对《商学院》表示,上述广州门店关闭只是正常的业务调整,目前在全国30多个城市有约400个盒子还在运营。而F5未来商店投资方创大资本告诉记者,公司处于技术沉淀期,投资也是出于提前布局赛道的考虑,预计2022年无人零售才会迎来真正的大爆发。

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教授郭斌指出,无人便利店的技术和供应链的问题必须解决,显然,其未来还需经受更多考验,“最终能否回归商业本质才是检验其存活的关键。”

实地探访“无人店”

缤果盒子:华南数家门店停止运营

2016 年 8 月,第一个缤果盒子在广州落地,不久后东莞、珠海、中山等珠三角城市也出现了它的身影,但在主要阵地之一的华南地区,缤果盒子的发展并不如人意。

曾经被视为无人零售“新物种”的缤果盒子在广州“销声匿迹”。2018年12月底,记者来到广州某高档大型小区大门口附近的缤果盒子,发现里面的商品摆放凌乱,看上去已经很久没有人打理,不少商品如冷冻饮料、食品等严重缺货。在没有购物的情况下,记者扫码离开店铺时系统提示“操作失败”,联系客服后耗费半个多小时才得以离开,用户体验并不友好。

时隔一个多月之后,记者再次来到该门店发现“货去盒空”,外墙还贴着“长期低价”的宣传海报,但全部商品已经撤离,停止运营。小区保安告诉记者,由于小区内有一个小型超市,基本能满足住户的日常需求,挪步到小区门外的这个便利店来购物的人很少。

而位于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百福商夏一楼的另一家缤果盒子,也于2018年上半年就停止营业,由于该位置人流较少,如今成为了私家车的停放点。

事实上,缤果盒子关店早已不是新鲜事,2017年底在珠海开店后不到两天,缤果盒子就因非法运营的原因被有关执法部门叫停。除珠海外,缤果盒子在天津、杭州等地都被叫停。2017年9月,首批落地上海的缤果盒子也正式关闭,公司回应是由于合作方欧尚战略方向调整,双方结束了合作关系。

针对合规性的问题,缤果盒子与北京市大兴区政府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将在大兴区落地300家无人便利店。2017年7月,缤果盒子CEO陈子林对外宣称一年内铺设5000个盒子,但一年半时间过去,这个目标还没实现10%。

F5未来商店:购买者稀少,不敢轻易扩张

作为无人零售领域另一家“明星公司”,与缤果盒子不同的是,F5未来商店采用的是“机器臂”、全机器人自动化的模式,主打鱼蛋、车仔面、牛腩粉等熟食品类。

记者分别来到广州天河CBD花城汇北区和广州塔一层的旗舰店进行体验,在分别停留的40多分钟时间里,发现总的特点是看客多,但真正消费的用户稀少。不少人把便利店当作临时休憩点,不消费却占用了餐饮区的位置,不时有人过来拿取免费的纸巾、购物袋、吸管等物品。有部分进过店铺的客人会走进看个新鲜,但最终都空手而去。广州塔一层商场的工组人员表示,来消费的大多数是商场的工作人员,偶尔会买瓶水或者面食,少见游客过来光顾。

另外一个问题是,F5未来商店的扩张速度同样受限,目前在广州、深圳、佛山的门店数量不超过20家,与2017年时相比并未有明显增长。

其天使轮投资方创大资本跟进了项目的B轮投资,合伙人何女士告诉《商学院》记者,F5未来商店遇到的问题其实不是零售层面的问题了,作为一种运用技术代替人力的无人便利店,每一家店有四台机器:标品售货机、冲饮售货机、鲜食商品售货机及自动清理餐桌,核心技术为机械臂及智能仓储。这些设备完善和迭代需要三年左右的积累期,进行技术沉淀,降低错误率,因此没有大规模地量产。

随着2018年行业热度降低,企业甚至试图摆脱“无人”的概念。F5未来商店联合创始人林小龙对《商学院》表示,无人便利店这个说法在2017年特别火,2018年也维持了一些热度,“但我们基本上不太标榜自己是一个无人店,更希望自己展现出来的是一个‘餐饮+零售’的空间。”

他坦言,“普遍来说,目前无人店的坪效都是低于有人店的。无人,并不是我们想去做的核心。”据记者了解,目前无人便利店的SKU为800,大大低于传统便利店的2000-3000。

“神奇屋”:多家门店倒闭

广州本土无人便利店品牌“神奇屋”便利店此前也受到过广泛关注,但让它火起来的却是投资方蓝杉资本的一段让人啼笑皆非的故事——蓝杉创投负责神奇屋项目的投资人在朋友圈转发神奇屋获得融资的新闻时表示“蓝杉创投6个月前上轮投资的神奇屋无人便利站,当时也没去广州考察,也没和创始人见面,就直接汇款了:因为看了创始人的生辰八字。”

2019年2月中旬,记者探访了天河区的四家“神奇屋”24小时无人便利店,均发现已经关闭。其中龙口西路相距不到500米的两家店面都有新进入的商家在装修,工作人员表示“去年11月,便利店就已经不做了,转让给了我们”。而位于乐天创意园的便利店曾经是该品牌宣传的主要样本,也于去年6月停止营业。

据观察,“神奇屋”的门店都不在主干道上,位置相对隐蔽,人流量较少。而在相关主干道上均有两三家传统便利店,这样的运营思路下,即便获得了数次资本加持的“神奇屋”难以为继也是预料中的事。2月15日,记者多次致电广东腾势科技有限公司电话,无人接听,加盟电话也处于无法接通状态。随后致电投资方蓝杉资本,工作人员以董事长不在为由拒绝接受采访。

专家:无人零售是伪命题

2016 年末,亚马逊推出了无人便利店 Amazon Go,阿里巴巴推出“淘咖啡”,一时间使无人零售瞬间成为爆炸性风口,受到了众多投资人的追捧。2017 年国内巨头与创业公司纷纷布局无人零售,缤果盒子、F5未来商店、猩便利等明星公司进入大众视野。根据IT 桔子统计,2017 年共有126起无人零售事件获得融资,融资总额达到43亿元以上。但在2018年,根据公开数据宣布获得融资的无人零售项目屈指可数。

天图资本在消费和零售领域投资了周黑鸭、百果园、奈雪的茶等知名案例,但对于无人零售,却一直谨慎观望。在创始人冯卫东看来,虽然无人便利店改善了消费体验,但依然有很多问题要解决:一是如何在无人的情况下实现防损?二是如何激活场景里的社交规范、道德因素,让它能在低成本范围运作?

戈壁创投管理合伙人蒋涛从开始就不看好无人便利店模式,他认为:第一,相较于国外,中国的人力成本并不贵;第二,新零售可以帮助消费者改善体验,而改善体验离不开店员。零售店可以减少店员,但没有必要变成无人模式。线下吸引到的人群不一定像线上那么精准。

零售战略专家李成东对《商学院》表示,目前来看无人便利店甚至说无人零售这个赛道基本上没有哪家跑出来,首先技术上的不成熟,机器人、传感器造成运营成本较高;第二是用户不成熟,道德风险的问题无法避免;第三是供应链体系不成熟。

“通过自助的技术手段,在原有的应用场景上进行优化,传统超市和便利店效率大大提高了。”李成东说,虽然“无人零售”这个风口转冷,但随着人力成本越来越高,“无人化”、“智能化”对于零售行业来说依然是主流趋势,这一点没有改变。

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教授郭斌认为,技术和供应链的问题必须解决,无人便利店的未来显然还需经受更多考验,“最终能否回归商业本质才是检验其存活的关键。”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院长毛基业此前接受《商学院》采访时表示:“一些新零售形态的‘实验体’也在不断涌现,诸如无人便利店、无人货架等。但似乎在‘新零售风口‘之后,这些业态也出现了‘一地鸡毛’的情况。”

“所有成功的变革,都是需求的拉动与技术推动的完美匹配。”毛基业表示,“新的消费形态需要解决的是:是否提升了效率,是否给了消费者全新的体验,这个体验是不是消费者需要的。不能简单地为技术而技术。创新的本质还是要解决用户的痛点,同时要兼具商业常识。

(本文来自《商学院》杂志2019年2&3月合刊)

无人零售:从资本宠儿到一地鸡毛无人零售:从资本宠儿到一地鸡毛

(版权声明:“商学院”所推送的文章,除非确实无法确认,我们都会注明作者和来源。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联系我们,与您共同协商解决。联系方式:15210618901,商务合作请加微信15210618901。)

获取商界新鲜资讯、聆听大佬领导“心经”

揭秘大公司里的“未可知”

直通全球22家知名商学院校

这是一座开在你身边的《商学院》

《商学院》已经入驻以下平台

无人零售:从资本宠儿到一地鸡毛

"无人零售:从资本宠儿到一地鸡毛"的相关文章
1
1

热门关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