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泉边|没进过这里别说来过济南 济南美景无出其右

在济南过春天,不去春风度荡涤一下胸襟,不去明湖看水上鹅黄嫩柳,在济南真就白待了。前几天几位朋友相约去春风度,翻过开元寺,在佛慧山和平顶山夹峙的垭口,打眼往东一扫,着实吓我一跳。

文|赵峰

都是春风度给闹的,让我马不停蹄一连看了两处山体公园。

在济南过春天,不去春风度荡涤一下胸襟,不去明湖看水上鹅黄嫩柳,在济南真就白待了。

前几天几位朋友相约去春风度,翻过开元寺,在佛慧山和平顶山夹峙的垭口,打眼往东一扫,着实吓我一跳。

从脚下到东外环,整个山谷耳目一新,原来的乱七八糟看不到半点踪迹。

这春风淌得畅通无阻,像条无淤塞的河流,真好!

这些年我常去佛慧山,早些时候山东这一片太凌乱,乱七八糟的,实在煞风景,简直糟塌诗意。

一段时间没有光顾,须臾间就浓妆淡抹成为这番光景。

朋友说葫芦顶的山体修得也好,还信誓旦旦地说绝对两种风格,我没敢怠慢,乘着春风就去了那里。

我知道葫芦顶是龙洞的外延部分,也是我特钟情的地方。

泉边|没进过这里别说来过济南 济南美景无出其右

龙洞我始终认为是济南最美的地方,无景能出其右,没进过龙洞别说来过济南。

藏龙涧往北延伸出两列山,东西各一,直抵经十路。

龙洞以北,龙奥之南,漾了一河风水,孟家水库就傍着葫芦顶。

顺着一条小径上山,沿途满是迎春花,娇艳得醉人。

脚下是有石阶和糠梁砂路,这都是司空见惯的元素,糠梁砂踩上去软软的,像是赤足走在故乡的田埂上,舒坦而亲切,让人怀旧。

山路不长,沿途除了树就是花,春天想不迷人都不行。

七扭八拐,过几个亭子,就到了山顶。

人站得高了满眼都是风景,东山下高楼林立,北面也是一新建小区,原来采石毁掉的山体北坡,正在大面积地植树。

各种苗木带着支架立着,像是漫山遍野的绿兵团,很有气势。

前面那座山,熟悉情况的朋友说叫棺材山,这名字好,又官又财的,吉利。

泉边|没进过这里别说来过济南 济南美景无出其右

依山傍水的地方肯定宜居,山两侧尽是小区。

时下为吃饱肚子的人少了,过悠闲日子的人多了。

别说假期了,就是周末出城的路无一不堵,山野、水畔到处是游人。

居家饭后溜达眼下也是刚需,门口或附近如有一处山体,举步能至,实在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葫芦顶前后连着三个小区,可以小半天地漫步,也可以半小时一刻钟地短行,乘兴登山,兴尽而归。

反正公园就在门口搁着,又跑不了。

想啥时登就啥时登,想走多远就走多远,一点也没有出行的紧迫。

消遣本身就是个慢下来的事,步履匆匆,心急火燎地赶路,一点味道也没有。

漫无目的地走,才是最惬意的生活。

我走马观花地看了葫芦顶,再次南望心仪的龙洞,很是满足。

龙洞我去过多次,总觉得没有看够,她,太丰富,走马观花看肯定不行。

泉边|没进过这里别说来过济南 济南美景无出其右

需要仔细读、仔细品才行,这是济南地理大美的富矿。

葫芦顶不复杂,一览无余,几条路加几处亭台节点,植被花卉有机搭配,一幅小写意画而已。

说实话,我走得匆匆,看得潦草,掠影,一瞥,像是看篇急就章。

那天好像事特多,下了山,扒拉两口饭就直奔省博,那里正在举办齐白石画展。

对于一个白石迷,肯定不会放过。再说,看大师画展跟看画册,感受不同,印刷再精美,也有层隔膜,原作散发的很多信息,在画集里捕捉不到。

很多人说白石是农民画家,他默认。

他的很多画来自土生土长,浓郁的乡下生活气息,老人晚年在画风上大胆用简,画虾从七节减到五节,他的螃蟹八条腿的也少之又少。

画牵牛花却极度夸张,尽量画得大一些。

他不媚世俗,自顾自行走,趟出条大师路径。

泉边|没进过这里别说来过济南 济南美景无出其右

他喜欢徐渭,曾刻章“青藤门下走狗”。

实际上他和徐渭差异天渊,徐渭的画冷得令人心寒,白石的画却像辛弃疾的诗,一幅幅“稻花香里说丰年”,满纸都是烟火气。

看他的俗物、俗景,连农具锄镰镢锨都能入画,一下就让人走进村庄,走进故乡。

他笔下有名作,两鸡雏争蚯蚓,晶莹的虾仔,全是活的。他靠得近,却又远距离,三两线条就能勾活一景一物,大师驾驭画笔功夫真是了得。

我说,春风度是工笔,一笔一笔精雕细刻,葫芦顶是一幅简笔写意,和大师的画作有异曲同工之妙,远看才灵动呢。

山体也因山而宜,把握好了才会有好作品,两处都算得上佳作。

白石先生善写葫芦,有幅画作就是葫芦上趴一蝈蝈,济南人叫乖子,这画好像是从葫芦顶取材的呢!

远看葫芦顶,一卧葫芦,趴一群蝈蝈,又叫又跳的,不用风拂,山动了起来。

(壹点号 泉边)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泉边|没进过这里别说来过济南 济南美景无出其右"的相关文章
1
1

热门关注

1